(原创文章,请勿转载)

最近对小泥鳅的社会交往产生了一点兴趣,比如幼儿园放学会拉着我说今天跟谁玩了,去小区游乐区又跟谁玩了,我发现她每次一起玩的玩伴都不一样。这让我十分的好奇,按照大人的交往来说,如果跟一个人多次接触,那么就有可能发展为朋友,但是,对小朋友来说好像并不是这样的。

带她去草坪上玩,每天都会遇到同一个小朋友,但是明显,她不愿意凑过去,虽然前一次明明两个人在一起玩过,我以为是她忘记了,每次都会提醒她,这是我们一起玩的CC,在经过我提醒之后,她会去接触一下,然后是否选择继续一起玩,得看“心情”。

就连每天在一个教室里生活的同伴们,她也会每天跟不同的人玩,可能今天跟我说小A是她的好朋友,明天就变成小B了。

所以我就又去查文献啦!如果你跟我一样好奇,可以继续看下去。

做到这几点,就不用再担心孩子的社交能力了

图片来自网络

儿童社会化

在发展心理学中,儿童的认知发展和社会化发展是两个非常重要的研究领域,它们之间相对独立,又彼此联系。认知发展是儿童社会化的前提。所谓儿童社会化,是“指儿童在一定的社会条件包括社会环境和社会关系下逐渐独立地掌握社会规范、正确处理人际关系、妥善自治,从而客观地适应社会生活的心理发展过程”(王振宇,2000)。

Theory of mind(TOM)心理理论:个体对自己和他人心理状态如信念、需要、愿望、意图、感知、知识、情绪等的认识,并由此对相应行为作出因果性的预测和解释。

通过这个概念,我们就知道在幼儿社会交往中需要注意两个大的方面:理解和预测

做到这几点,就不用再担心孩子的社交能力了

图片来自网络

情绪理解

理解我们主要基于对对方的情绪的理解。情绪理解能力能够使儿童识别他人对他的情绪情感, 预测别人对他们的行为所产生的情绪等, 因而对儿童的同伴接纳水平具有重要作用,情绪理解能够促进儿童间的互动, 产生较多表情,而确认较多表情的儿童更受同伴欢迎。Villanueva等人的研究也发现, 儿童的情绪理解能力越高, 他们在同伴群体中越受欢迎。

就情绪理解而言, 儿童会从对一级情绪理解 (如“萱萱生气了”) 发展到对二级情绪的理解 (如“小小认为萱萱生气了”) 。二级情绪理解是对他人 (如“小小”) 基于另外一个人 (如“萱萱”) 的信念或某些已知信息对其 (如“萱萱”) 情绪的推断或理解的认知。二级心理状态认知是许多社会推理的基础和对他人行为原因进行精确解释的必要条件。

做到这几点,就不用再担心孩子的社交能力了

图片来自网络

一项对136名3-6岁儿童作为被试的研究表明,儿童的情绪理解能力存在显著的年龄差异, Wilks' λ=0.45, p<0.001。

所以,3岁的小泥鳅还处于一级情绪解码阶段,怪不得每次她看到我严肃脸的时候就会大哭着说“妈妈不要生气”,然而,我当时并不是生气的情绪,就算我跟她不断强调我没有生气,她依然不能理解那我这到底是什么。她不太能够理解复杂的情绪表达。

这种理解能力,使得她“共情”的能力也很差,班里她的好朋友萱萱,一早哭着去上学,我问她有没有安慰好朋友,她很平静的说“没有呀”;一起在游乐区玩的哥哥摔倒受伤大哭,在我告诉她“小泥鳅,妈妈看见哥哥摔倒哭了”她仍旧做不出任何安慰的行动。

我一直认为可能是她害怕,但,现在看来可能是她无法“共情”。

在班主任老师拍的班级日常活动中,很明显大一些的孩子能够做到理解其他小朋友情绪,并能做出相应的行为,而小月龄的孩子确实无法做到这一点。

表情识别

不同年龄儿童的表情识别得分差异显著 (F (3, 127) =19.59, p<0.001) ,

  • 6岁儿童的表情识别分数显著高于3岁 (p<0.001) 、4岁 (p<0.001) 和5岁 (p<0.05) 儿童;
  • 5岁儿童的得分显著高于3岁 (p<0.001) 和4岁儿童 (p<0.05) ;
  • 3岁和4岁儿童的得分不存在显著差异 (p>0.05) 。

情绪解码

不同年龄儿童的情绪解码得分存在显著差异 (F (3, 127) =22.10, p<0.001) ,

  • 3岁儿童的情绪解码得分显著低于4岁 (p<0.001) 、5岁 (p<0.001) 和6岁儿童 (p<0.001) ,
  • 4岁儿童的得分显著低于6岁儿童 (p<0.05) ,
  • 4岁组和5岁组之间 (p>0.05) 、5岁组和6岁组之间 (p>0.05) , 不存在显著差异。

二级情绪理解

二级情绪理解得分存在显著差异 (F (3, 127) =15.12, p<0.001)

  • 6岁儿童的二级情绪理解得分显著高于3岁 (p<0.001) 、4岁 (p<0.001) 和5岁儿童 (p<0.05) ,
  • 5岁儿童的分数显著高于3岁儿童 (p<0.01) ,
  • 3岁和4岁儿童之间 (p>0.05) , 4岁和5岁儿童之间 (p>0.05) , 不存在显著差异。

由此可见,儿童情绪理解能力在3~6、7岁之间会出现重要转折。

在所有年龄组, 那些乐于助人、考虑他人、友好、遵守交往规则、积极参与同伴交往活动的儿童都是受欢迎的。

那些情绪解码能力较高的儿童能够较好地识别一定情境中同伴的情绪反应, 进而能够根据同伴的情绪反应做出一些适应性行为, 因而更受同伴欢迎。

做到这几点,就不用再担心孩子的社交能力了

图片来自网络

那么有了情绪理解的能力对我们的社会交往能力有什么好处呢?

同伴交往

Watson(1999)等人认为,“在社会概念理解和社会交往技能之间很可能存在双向的和循环作用的效应丰富而成功的社会交往最有可能为儿童提供逐渐学会`思想一行为关系'一的机会,而发展好了的心理理论似乎又促进了儿童适应性的社会功能的发展。”

另外,在分析编码时,同时考察了同伴交往次数和同伴交往持续时间两个指标。

结果发现,幼儿的交往次数和交往的持续时间有时并不一致。即交往次数多,并不必然意味着交往时间长,也并不必然意味着交往质量高。

所谓交往的质量,指的是儿童在实际交往中表现出来的行为特征以及这些特征所反映的个体的心理品质。

也就是说,如果儿童在与同伴交往过程中,能够发现对方某些行为特征与自己有共通的地方、或者某些心理品质相类似,那么,他们之间的交往可能会更加持久、深入。

所以,不管小泥鳅见了草坪上的CC多少次,她无法与之建立有质量的交往渠道,那么,他们之间就无法形成高质量的同伴交往。这让我多少有些释怀,不是她记性不好,而是没有办法与CC交往;大概是因为他们之间没有办法形成有效的沟通交流,理解对方的语言、情绪,所以无法产生共鸣,继而交往。

做到这几点,就不用再担心孩子的社交能力了

图片来自网络

那么我对她进行训练是否有用呢?

实验表明,在同伴交往能力方面,3岁幼儿实验组和控制组在心理理论训练前后两次的变化不显著,

4岁幼儿实验组和控制组在心理理论前后两次的变化差异显著,即实验组显著高于控制组。

因此,持续对4岁幼儿训练人际交往技能有助于其社交能力的提升,而对3岁幼儿来说,只能静待花开了!

看来对太小的幼儿来说,ta并不是“不合群”,而是认知水平未达到群体性活动的“水准”,也无法与他人建立同伴关系,而这件事并不是家长着急训练就能有结果的。只能等ta慢慢发育。

幼儿只有能够认识到他人的意图、情绪、信念和知识等心理状态后,才可能对各种社会行为情境有正确的认识,并作出亲社会行为的反应。

总之,儿童理解他人基本心理状态的能力影响儿童对社会情境的正确知觉,继而决定他们在社会交往中的行为,最终间接影响儿童被同伴喜欢接纳的程度。

做到这几点,就不用再担心孩子的社交能力了

图片来自网络

预测

心理理论能力好的儿童,能够更好地理解他人的想法、意图和情绪等心理状态,也因此在与同伴的交往中会预测行为所带来的后果,从而更好地满足他人的要求,采取更加有利于交往的言行举止,最终受到许多小朋友的喜欢。

或者是,幼儿的心理理论能力越强,他们与同伴交往的机会就会越多、越频繁,而交往的持续时间就会越长,交往质量也会越高,从而能够从中习得更加丰富的交往经验,从而对预测的行为后果有更强的掌控能力。

Slaughter等人在研究中也发现,受欢迎儿童比受拒绝儿童能够更好地理解他人的心理状态。

反之,那些心理理论差的儿童就容易受到同伴的拒绝和排斥,从而也影响到他们的同伴交往能力的发展。

做到这几点,就不用再担心孩子的社交能力了

图片来自网络

合作

儿童在一起解决问题比单独解决问题更能够通过讨论拓展自己的知识库。由于不同的观点激发了足以令人不适的认知不平衡,从而促使儿童寻找答案。每一次的交往活动势必会建构或重构一种对先前的观念协调,从而重新达到一种认知平衡。

认为是合作和观念的汇集促进了变化。想法的不同和观点的差异能够促进伙伴之间的合作。

如果伙伴之间相互喜欢,不同的观点会促使他们讨论存在的差异、谈判、作出让步,不仅在认知上而且在情感关系上寻找合作性的解决办法。

如果儿童能够就不同的问题合作性地交流和讨论他们观点的冲突,儿童就能够取得认知上的进展。儿童在一起工作能够解决很多各自单独工作所不能解决的问题。

与一个知识水平高于自己的同伴讨论问题比与一个低水平的同伴讨论问题更能激发内在的认知冲突和进步。

怪不得小朋友都喜欢跟年长的哥哥姐姐玩。

做到这几点,就不用再担心孩子的社交能力了

图片来自网络

结论

心理理论对幼儿同伴交往行为的影响可能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即从认知到行为的变化需要有足够的时间内化之后,才有可能再外化为实际的行为。

认知发展是儿童社会化的前提。儿童社会化水平,不可避免地受到认知发展的制约,社会交往可以明显地提高认知发展的水平。

现在我能够理解小泥鳅的一系列行为了,特别开心,希望你能跟我一样,在看过这篇文章后,对小朋友的某些社会交往行为能有些许够释怀。

所以作为幼儿家长我们应该做到:

  1. 等待孩子成长,更多的是认知上的成长;
  2. 多与孩子沟通交流,丰富孩子的语言,让ta将语言和情绪联系起来,既让ta能够充分的表达自己的情绪,也能帮助ta更好理解各种不同情绪的意义;
  3. 鼓励ta参与到同伴的玩乐、游戏中去,让ta自行探索与同伴交往的技能,家长不要过多干预。

本文图片来均自网络

参考文献

1 武建芬. 幼儿心理理论与同伴交往关系的研究[D]. 上海: 华东师范大学, 2006.

2 赵景欣, 申继亮, 张文新. 幼儿情绪理解, 亲社会行为与同伴接纳之间的关系[J]. 心理发展与教育, 2006, 22(1): 1-6.

3 王振宇,儿童心理学,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2000

4 Watson A C, Nixon C L, Wilson A, et al. Social interaction skills and theory of mind in young children[J].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1999, 35(2): 386.

5 Slaughter V, Dennis M J, Pritchard M. Theory of mind and peer acceptance in preschool children[J]. British journal of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2002, 20(4): 545-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