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01)(02)(03)(04)(05)(06)

(07)(08)(09)(10)(11)(12)

(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

(37)(38)(39)(40)(41)(42)

(43)(44)(45)(46)(47)(48)

(49)(50)(51)(52)(53)(54)

(55)(56)(57)(58)(59)(60)

(61)(62)(63)(64)(65)(66)

(67)(68)

笑 酒

(137)

——“坏了!我妈说扎那个人皮的小鬼就是我们家段否!元旦那天走丢的时候扎得……”

——“呀!!”不是针,是串糖葫芦果果的竹签子!!

——“有区别吗!”

……

家中调皮捣蛋的小鬼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傅茶斯也还是要继续备考,只不过偶尔能收到季谬那边发来的实况转播,但可能那人也害怕打扰到她的复习状况,所以只有吃饭时间才会跟她汇报情况,这样的后果就是,傅茶斯时不时就得在食堂上演一次喷饭。

【苏格不拉底】:“那个人皮鬼贩叫笑酒,她说她那张人皮来自她的好朋友,那个人叫言歌,言歌活着的时候就能看到鬼,一人一鬼认识的时候,笑酒还不是人皮鬼贩,她们是一起从各种志怪小说里研究出的剥皮手法,多亏了那个人的帮助她才能成为人皮鬼贩,她们约定好,等言歌死了后,笑酒要带着她的人皮去旅游。

【远离科学转转腿】:爱你就扒了你的皮吗?

【苏格不拉底】:精确

【远离科学转转腿】:……

【远离科学转转腿】:所以现在怎么办?她找上门了?

【苏格不拉底】:嗯,我妈在跟她谈判,她说大部分的人皮鬼贩都会有很多鬼魂客户,不好轻易处理

【远离科学转转腿】:也是,小鬼呢

【苏格不拉底】:在书房面壁思过

【远离科学转转腿】:他书房的专属零食箱还有零食吗?

【苏格不拉底】:给他放满了~

【远离科学转转腿】:我就知道,这叫哪门子面壁思过啊!!!

【苏格不拉底】:你是在凶我吗?

【远离科学转转腿】:……我错了!

这件糟心事直到傅茶斯考完试开始放寒假了,都还没彻底结束。

笑酒说她什么补偿不都要,只想要言歌的皮重新鼓起来,但这显然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人皮偶又不是气球,说放就放,说吹就吹,虽然段青泥一直很疑惑为什么那个人皮偶的质量这么差,但对方带来的人皮上确实有个小眼儿,而小鬼也承认这是自己亲手扎穿的皮,糟心的人证物证都在,她有再多疑虑也说不清,说出来反倒像是在推卸责任。

私下里,段青泥悄悄告诉季谬,说笑酒所图的,恐怕不是让那张皮重新鼓起来,而是让自己想办法带她再去见言歌一面,但件事,就算段青泥已经身为大天师了也很难办到,其中要消耗大量的功德和精力,她们家确实对不起对方,但要为一个陌生鬼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她办不到,所以一直不愿意松口,宁愿浪费时间和笑酒绕来绕去。

咖啡厅里,刚放假的傅茶斯问道:“那就没什么别的办法了么?”

季谬无奈道:“我妈提的所有补偿方式她都不接受。”

傅茶斯挠了挠脑袋:“应该由我们出面就好了,这样段前辈也不至于被讹上……也不能说讹吧,但……”她磕磕巴巴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意思,事事关乎到情感后,价值就再也无法按常理来衡量,那张人皮对笑酒来说是无价,但让她们为了一张在她们眼里“极为普通”的人皮,付出太大代价,她们没法接受。

季谬笑着将服务生刚端上来的咖啡推到了傅茶斯眼前:“我知道你的意思~这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对了,你放假后有什么安排吗?”

傅茶斯道:“一般都会去找我师父,等到年前我们再赶回来和师公一起过年。”

季谬低头喝了口自己的红茶:“喔。”她眼眸低垂地看着红茶里自己的倒影,她发现自己方才居然在心中迅速计算出了一个结论:她至少有23天的时间,见不到傅茶斯。

这个结论让她的头脑有一瞬间的空白,这个数据像一个公式,让她顷刻间得出了一个结论,她好像…好像真的对自己的学生心动了。

她此时此刻没有任何事情需要依靠傅茶斯,她的生活也并不空虚无聊,甚至可以称得上忙碌,她需要准备论文,需要在年前交出自己新书的初稿,需要跟着段青泥学习,需要安排过年时要送给亲朋好友们的礼物……但她就是想抽出一部分时间见到傅茶斯,然而现在却得知,她见不到,这一刻的失落让她明白,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对方已经占据了自己心上的一片领土,从此以后,那片领土上的所有情绪都将由对方掌管,自己再也无法控制。

她摸了摸衣服里的那只小乌龟口哨。

——“以后只要你吹响这枚木哨,无论你在哪里,我都可以听见的。”

——“就算你走丢了,我也能找到你。”

算了,心动就心动吧。

她忍不住想,是不是爱情也是命运安排好的一环,她先是打碎你某一部分人生,然后再安排一个人为你清理掉那些难过的碎片、补全你缺失的那一角,让你从此变得完整。

“不过…我想,我不会走太远的,师父那边不忙的话,我就会回来……我是说,我可以帮你教训教训小否,毕竟他那么调皮。”对面的人吞吞吐吐地说道。

“好~那我在这里等你。”

……


(138)

傅茶斯终究还是没有离开N市,甚至眼前的咖啡都还没喝完,她就接到了林不派的电话,对方让她代替段青泥出面,帮她们解决人皮鬼贩的事情。

至于段青泥,已经搭乘今天中午的飞机去别的城市避难了。

“只要条件不要太过分,就答应对方,但帮她到地府找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是段青泥最后的底线。

季谬:“所以,你最近需要住我家?”自诩成熟稳重的马哲老师,努力让自己不要笑得太灿烂。

傅茶斯:“嗯!……嗯,我是说打扰了~”自诩矜持内敛的神棍同学,努力让自己不要笑得太兴奋。

两人在外面吃了午饭后,一起去酒店拿了傅茶斯的行李才回家。

进门时两人还有说有笑,只是看到气鼓鼓地坐在玄关处的段否后,两人都安静了下来。

段否奶声奶气地高声喊道:“呀!!!”你们居然丢下我自己去玩!!!

傅茶斯急忙指了指自己的行李:“没有玩,你姐姐是去接我了,接下来几天要借住在你们家。”

季谬也有一瞬间的心虚:“嗯,我们没有玩,在办正事。”

段否眨巴着小眼睛看着两个大人,大概也是没想到这两人会那么不要脸的忽悠自己一个小孩子,听到解释后,他瞬间就消气了,不仅消气了,还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呀……”对不起,我又乱发脾气了……

傅茶斯:“……”我倒宁愿你发脾气,你这么一弄,弄得我好愧疚啊!

就在傅茶斯刚准备开口许诺小鬼,给对方买礼物时,季谬上前一步揪着段否的衣领将小鬼拎了起来:“别装乖了,你这招没用了。”

段否不甘心地撇了撇嘴:“呀……”好吧,可你们下次出去玩一定要带上我……

傅茶斯:“……”她居然忘了小鬼的真面目,“听说你把人皮鬼贩的人皮偶给扎了?”

听到这,段否激动了起来,他看了眼门外,冲两人招手道:“呀呀呀~”快把门关起来,我打听到了一个消息~

傅茶斯好笑地将门关上:“又打听到什么了?”

段否:“呀呀呀!”我们可能被骗了!

季谬:“嗯?”

等到段否被带到客厅的桌上,手里被季谬塞了一小杯冰淇淋后,他才将今天打听到的消息说出来。

今天段青泥出门后,段否闲着无聊就从书房溜了出去,想给迷魂们指路,结果给其中一个迷魂指完路后,对方看他愁眉苦脸的,便问他怎么了。

段否就把自己最近胡闹的事告诉了那个鬼。

结果对方听了后却说:“人皮偶没可能一扎就破,我有好几个人皮鬼贩朋友,他们也有许多人皮偶,没听说谁的人皮偶一扎就坏啊,除非那人皮偶当时根本就没做成功。”

“呀呀呀?”什么叫没成功?

“我记得我朋友跟我说过,制作人皮偶需要抽取人皮主人的一部分灵魂,这样做出来的人皮偶才会有生命力,人皮才不会枯萎,这种人皮不可能一扎就破的。”

“呀……呀呀……”啊是吗……她说她叫笑酒,听说是个野路子人皮鬼贩。

“笑酒?笑酒我听说过,她可不是什么野路子人皮鬼贩,她是持证的正规人皮鬼贩,判官那儿挂了号的,很有名的!剥皮技术一流,听说她剥的人皮,只能找到9个眼……喔,加上肚脐,10个,你别想找到更多的!我那几个朋友别提有多崇拜她了,怎么可能是野路子人皮鬼贩呢?”

“?????”

……


【小剧场】

段否:“呀呀呀?”哪10个眼儿啊?我数不过来。

傅茶斯:“眼睛两个……该你了季老师。”

季谬:“……鼻子两个。”

傅茶斯:“耳朵两个。”

季谬:“嘴巴一个。”

傅茶斯:“肚脐一个。

季谬:“……你算好的!”

傅茶斯:“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季谬:“……”

……

在微博弄了保温杯热水壶的抽奖活动才发现,原来大家都这么热爱养生

————————————

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